Acarya_

极地动物

 “所以你当时和他说了什么?”Reus笑得十分得意,转身跪在座位上,看着最后一排被队友团团包围的Toni Kroos。

“你为什么不自己问他呢?他可是我们的救世主。”

被叫到的人抓着Özil搭在他肩上的手,耸了耸肩,试图模仿场上Reus轻描淡写的语气。

Boy, just shoot directly. ”

车上的人开始夸张地表演,作出狂热球迷的样子边拍打扶手边齐声喊着全场MVP的名字。“我们应该把这句话印在应援T恤上。” Thomas Müller推了他一把。

干得漂亮

他们赢下了生死战,而他是关键人物。在世界杯的战场上享受人们的注视与欢呼,这还是第一次。

车窗外,道路旁的土地平坦而空旷,几间平房像火柴盒一样被扔在远方。

但在喧闹结束的那一刻,即使满足于当下的胜利,即使对下一场比赛有更高的期望,Reus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,如果一四年,或者更早, 如果那时他也在,一切会变成怎样呢?


回到酒店后并没有太多事,他与队友看比赛的重播,在最后一分钟的绝杀球入网时开玩笑地把Kroos压在沙发上,直到Loew走过来,他们才人作鸟兽散,回各自房间去休息。教练告诉Reus要出席对阵韩国的发布会,他点头,没有放在心上。

指针过了十点,青年却仍趴在床上,捧着手机,刷新那些球迷带着五行感叹号的赛后动态,反复看媒体对他表现的溢美之词,直到一条评论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Reus是个很好的前锋,但他也有一个很好的球队。

下面的回复是:

Lewy就不一样,他身后缺一支德国队。



 

在场边待了很久之后,波兰前锋才回到更衣室,多数人已经 在大巴 上了,Szczęsny摘下手套,拍了拍他的背,“抱歉,我没能守住。”Lewy抿唇,视线低垂到地板上两瓶翻到的矿泉水,“不,不是你的错。”Szczęsny等着他再说些什么,可对方只是沉默地脱下衣服 ,结实的背肌上有擦伤的淤青,血珠与汗水混在一起,随着他的呼吸顺着脊柱流下。

“我尽力了。”他转过身来,眼眶有些发红,极力掩盖着声音中的疲惫,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我尽力了。”




Reus后悔自己去查了自己前队友的新闻,波兰人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让 他的情绪莫名低落,他从没听到过对方说出那么消极的话,作为队长,那些话或许有些不合适,但最  令Reus担心的,是那些队内不和的传闻。

他告诉自己那不过是炒作,可配上Lewy在发布会上的话,他又不禁开始想着对方独自一人留在训练场上,为波兰队堪忧的命运而长吁短叹的场景。

反莱万小组?当初他走的时候多特都 没有这种东西,居然出现在靠着Lewy才打 进世界杯的国家队里?

Reus在一秒之内就忘了这不是事实,面无表情地把叉子戳进鸡胸肉里,又用餐刀把它撕得四分五裂。

也许他该去找他。

青年叹了口气,毕竟他们现在都在索契,要见一面应该不难。

“Marco,你不想吃可以先走,等会还有发布会不是吗?”

好吧,他忘了还有这事。


发布会结束后,Loew同意他先一步离开,天已经开始变黑了, 只有海面尽头还留有夕阳粉色和琥珀色的光晕。

Reus拿出手机,犹豫着现在是否适合见面,他趴在栏杆上,思考着见面以后该如何开口。手机震动两下,他以为是电话,有些紧张地举到耳边,却发现手机没电了。

看来不适合见面,他想。也许明天吧,或者踢完和韩国的比赛。耳边传来海浪声,远处一家露天咖啡厅亮黄的灯光中飘来阵阵浓郁的香味。

他站在原地欣赏了一会异国景色,转身离开。



大概是十分钟后,Reus才发现他走错了方向,周围的建筑越来越陌生,身上也没有可以用来打车的现金 ,加上头顶看不懂的路标,一切都让他陷入茫然。索契的夜晚温度偏低,而从酒店出来时他就没带外套,只能望着不远处的海滩,想着怎么才能找到人问路。

十分钟后,他走到了同一个位置上。

青年变得有些焦躁不安,如果过了九点他还没回酒店,教练一定会训他一顿,说不定还会认为他不重视比赛而取消他的首发资格。

他抬头,辨别着巨大的建筑上的文字:Hyatt Regency

Reus挠了挠头,往海边走去。

凑巧的是,这片海滩上只有一 个人, 站在海浪正好触不到的地方,双手插在裤兜里,穿一件白衬衫,袖口挽到手肘。

Reus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可思议。当然,他并不知道自己走到了波兰队入住的酒店周围。

青年先是一路小跑,再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旁。

出乎意料,Lewy没注意到他。他沉重而缓慢地呼吸着,望着远方的海面,苍白的光打在他雕塑般的侧脸上。Reus觉得对方的苦闷影响到了自己,找到他的喜出望外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从昨夜就开始缠着他的担忧。

“Lewy.”他忍不住开口。

对方看到他后,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,这让Reus有一丝不满,但那仅持续了一秒,因为Lewy在凭着月光认出他的脸之后,急切,甚至可以说有些粗暴地抱住了他。波兰人的鼻息落在他后颈的皮肤上,让他有些瑟缩,但他只是在桎梏中伸出手,感受着许久不见的旧友,任由冰凉的风在他们周围绕来绕去。


三分钟后,Reus拍了拍对方:“Lewy,这是在俄罗斯  ,如果你继续抱下去,别人会举报我们的。”

而男人只是用鼻尖蹭了蹭青年,抱得更紧了些,用一种他不曾听过的语气小声说:“你能陪我一会吗?”

好吧,大不了就被举报,总比看他这个鬼样子好。


他们并肩走在海滩上,海浪不急不缓地一起一落。Reus以为对方会有很多话要说,可他始终一言不发。他了解他,波兰人一向不习惯把心里想的表露出来,可记者会上的话又让他怀疑Lewy需要一个倾诉对象,至少需要一个坚定的支持者。他想着有些生气,外界的质疑,从俱乐部开始,  跟着男人到世界杯,把团队的错误归 于他一人。他不明白,Lewy的认真、内敛,责任感,哪一样不值得他们尊重。

“所以你一句话也不说吗?”

Reus挡在男人身前,不让对方往前。

“谢谢。”

青年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,“我不是问这个……”

波兰人扯出一个微笑,虽然看上去还是十分苦涩。

“谢谢你,Marco,我说认真的。”

Reus盯着他,Lewy也看着他,像是寻找什么,又像是确认什么。

最终青年没再多说,和他继续漫无目的地散步,月光在洁白的沙滩上投下二人相连的影子。

当他意识到该回去时已经很晚了,Lewy陪他走到一个能看见碧笙酒店的十字路口,Reus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还是说出了自己想了一整晚的话:

“Lewy,你并不孤独。”

男人转过来。

“有很多支持你的人。”

他笑了,Reus认为那是发自内心的,他能从对方的眼睛判断出来。

“我不需要全世界都认可我,我只要几个就够了。”

Reus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


少数几个,很重要的人。”








他小心翼翼地溜进大厅,却发现几个队友还坐在沙发上。

“都快十点半了,你去哪了?”Özil半睡半醒地问。

“走错路了,绕了一会。”

“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“手机没电了。”

Müller好像猜到了什么,疑惑地盯着他,“我不知道你在手机没电的情况下能在外面活超过两个小时。”

Reus在队友灼灼的目光下红着脸向里走去。

“有时候可以。”

评论(5)
热度(207)

© Acarya_ | Powered by LOFTER